当前位置: 首页 > 野史解密

春梅:《金瓶梅》里有侠气的女子!

本文作者:百科档 (www.baikedang.com) 时间 : 2018-09-08 14:09:50 如有异议请联系管理!

  在中国古代社会,丫鬟奴婢向来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她们不能怜逆主子的意志,奴颜婢膝,更不许有丝毫的反抗。否则,等待她们的便是主子的打骂、处罚、典卖,甚至会丢掉性命。


  然而《金瓶梅》里身为丫鬟的春梅却不像一般奴婢那样低眉顺眼,逆来顺受,一味地巴结主子,有时连吴月娘也不放在眼里,甚至敢于向西门庆使性子。潘金莲就曾宣扬春梅谁都不怕,包括西门庆在内,“着紧把他爹扛的眼直直的”。


  出身低微而又不甘人下,春梅的志向在第二十九回“吴神仙贵贱相人”中有着生动地描绘。吴神仙在给西门庆的六个妻妾西门大姐相完面后,又相了春梅的面,说她:


  “此位小姐五官端正,骨格清奇。发细眉浓,享性要强;神急眼圆,为人急燥。山根不断,必得贵夫而生子;两额朝拱,主早年必戴珠冠。行步若飞仙,声响神清,必益夫而得禄,三九定然封赠。”


  六个妻妾的命运竟没有一个比得上身为丫鬟的春梅。对此,吴月娘和西门庆甚是不信,不信这个仅值十六两银子的丫头能有做夫人的好运。也难怪他们不信,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封建社会,婚姻上更是讲究门当户对,一个出身低贱的丫鬟又怎么可能“得贵夫”、“戴珠冠”、“受封赠”。


  哪知春梅却对吴月娘的话非常不满,忿忿不平地对西门庆说:“常言道: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从来旋的不圆砍的圆。各人裙带上衣食,怎么料得定。莫不长远只在你家做奴才罢。”


  言为心声,这句话反映出春梅对自己受压迫的奴婢地位的不满。要知道这番话的对象是西门庆,一个丫鬟敢用如此张狂的语言向西门庆表达出你家的富贵也并非永远不变的意思,真可谓是对封建等级秩序和制度的质疑、挑衅。


  西门庆对春梅的话只是笑答:“小油嘴儿,自胡乱!你若到明日有了娃儿,就替你上了头。”实际上西门庆也没有弄懂春梅这番话的含义。他的眼光也只放在自家大门之内,以为春梅只是气不过,乱说一通,只是想争取做西门家的小妾,因此用“上头”来安慰她。不以奴婢自期,对西门庆充满挑衅的质问,对自己将来以丫鬟之身贵为夫人的自信,包孕着春梅对主尊奴卑礼教的蔑视。


  春梅的矜持自傲表现为对个体人格尊严的追求和维护,没有一般丫鬟奴婢自轻自贱的心理。小说第二十二回“春梅正色骂李铭”中写到:


  “丽春院帮嫖助兴的男歌伎李铭,在西门府中教四大丫头弹唱。因喝醉了酒,借教琵琶之机,捻了春梅的手。登时,春梅怪叫起来,骂道:好贼王八!你怎的捻我的手,调戏我?贼少死的王八,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哩!一日好酒好肉,越发养活的那王八灵圣儿出来了,平白捻我手的来了。贼王八,你错下这个锹撅了,你问声儿去。我手里你来弄鬼,等来家等我说了,把你这贼王八一条棍撵得离门离户。没你这王八,学不成唱了?愁半司三院寻不出王八来,撅臭了你这王八了!”


  春梅这一连串的王八骂得李铭落荒而逃,真是大快人心。再看小说第七十五回“春梅毁骂申二姐”一节。春梅大骂不肯唱曲给她听的申二姐道:


  “你怎么对着小厮说我,哪里又钻出个大姑娘来了,稀罕她,也敢来叫我!你是什么总兵娘子,不敢叫你?俺们在那毛里夹着来,是你抬举起来,如今从新钻出来了?你无非只是个走千门、万家户、贼攘的瞎淫妇!”


  申二姐本是吴月娘的座上客,自然只听主子的差遣。春梅一个丫鬟也想使出主子的模样来,自然碰了软钉子,受了申二姐的嘲弄。可是春梅却“三尸神暴跳,五脏气冲天”,把申二姐骂得哭哭啼啼而回。


  春梅的这两次大骂追根究底是为实现自我价值而战。骂李铭,不顾及二夫人李娇儿生气;骂申二姐,不怕家主婆吴月娘责罚,使得春梅矜持自傲的形象跃然纸上。


  “傲”的种类有很多。以权傲,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以势傲,狐假威,装腔作势;以财傲,利欲熏心,铜臭满身;以才傲,浅薄无知,虚妄炫耀;以色傲,无知无识,短暂易逝。而春梅作为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卑贱之人”,无财、无权、无势,仅有“才”、“色”随身,但其“傲”也并非由此而来。春梅的“傲”起于她对自己地位和社会的不屈从,不仅是向命运的抗争,社会的反抗,更是对个体人格尊严的维护。


  春梅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一方面表现在她对潘金莲的恩义不绝上。不论是她在媒婆家受难时,还是在守备府享福时,都时刻惦念着潘金莲。她与潘金莲既是主仆关系,又是西门府妻妾斗争中相依为命的家人,更是风月场中的挚友。西门庆死后,吴月娘典卖了春梅。春梅在临别时,对满眼落泪的金莲说道:


  “娘,你哭怎的?奴去了,你耐心儿过,体要思虑坏了。你思虑出病来,没人知你疼热的。”


  从这情深意切的劝语中不难看出春梅对金莲的情义。即使在春梅贵为守备夫人后,也经常记挂着金莲。听到金莲在王婆家卖时,就想方设法救金莲出火坑,啼哭着对守备诉说:


  “俺娘儿两个在一处厮守这几年,他大气儿不曾呵着我,把我当亲女儿一般看承。自知拆散开了,不想今日他也出来了。你若肯娶将他来,俺娘儿们还在一处过好口子。”


  当得知金莲被松杀死五人埋藏时,又是春梅越不过娘儿们的情谊,担着风险和骂名儿,出钱差人买棺材,埋在了永福寺的白杨树下,并且逢年过节去烧纸上坟。


  另一方面,春梅的重情还表现在对西门家的眷恋之情。这一点从春梅对待昔日让她罄身而出的吴月娘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小说第八十九回中,西门庆死后的第二年清明节,春梅去永福寺为潘金莲上坟,巧遇了为西门庆上坟的吴月娘、孟玉楼等人。


  吴月娘知道如此风光之人竟是当日自己府中的小丫鬟,不好意思出来相见。她担心当年自己对春梅那么绝情,害怕春梅会对自己睚眦必报。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春梅一见便道:‘原来是二位娘与大妗子。’于是让大妗子转上,花枝招展磕下头去。”待到月娘、玉楼要还礼时,春梅不但扶起他们,还磕了四个头。更是从自己头上拔下一对银簪,插在孝哥儿的帽子上。


  小说第九十五回中,平安儿偷走了当铺的金银被吴典恩抓到,吴典恩以此敲诈月娘,并冤枉她与玳安有奸情。在吴月娘走投无路之时,又是托了春梅的人情,才化险为。玳安奉月娘之命,送礼答谢春梅时,春梅还关心地询问:“你奶奶哥儿好么?”


  以春梅的个性和对待与她结怨的孙雪娥的态度来看,这着实奇怪。其实也不难理解,尊重吴月娘,关怀孝哥儿,即是关心西门庆;而关心怀念死去的西门庆,即是对自己过去那段难忘人生的缅怀。


  这一点从小说第九十六回“春梅游玩旧家池馆”中也有所体现,毕竟那里存着春梅抗争命运的痕迹。她想要和金莲同睡过的床,却发现已经是床去室空,春梅“那星眼中由不的酸酸的”。这绝不是矫情造作,而是春梅内心悲伤的真情流露。


  此外,小说中的春梅高傲泼辣,这一点看似与潘金莲有些相近。然而究其根本,两人的泼辣背后却是大相径庭,春梅是相当的独坚强。


  小说第七十五回中,西门庆要去如意儿那边歇夜,潘金莲百般吃醋,还不许西门庆和如意儿闲聊。春梅却劝潘金莲说由着西门庆找如意儿,不要耽误咱们两人下棋。


  另在小说第八十二回中,她更是懂得在头伏口要用“凤仙花”来染指甲,并主动去前面大院子寻了一些来与潘金莲用。这两段看似闲笔的描述,却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拥有精神生活情趣的春梅。对此,绣像本评点者批曰:“春梅颇有情兴。”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情兴,是一种与取魅于男人全不相干的生活情趣,是精神上独立自足的表现”。


  从这两段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出春梅与金莲的不同之处:金莲的生活重心就是西门庆,西门庆要去别人房里,她就心里吃味;金莲不知哪日是头伏,也不知到哪里才能找到凤仙花,因为她从来就不关心这些。金莲生命的美,必须和一个男人相互生发才能显现出来。


  那么春梅呢?在她眼里下棋比西门庆的去留更重要;头伏、凤仙花也已经留心很久。她生命的美不用和任何人联系在一起,全凭自己对精神生活情趣的关注和追求。也正因此,在西门庆死后,金莲就只能完全受制于吴月娘,潘姥姥的葬礼只因吴月娘的不许就托于陈经济之手;而春梅面对吴月娘的典卖却可以做到“一点儿眼泪也没有”,说着“好女不穿嫁时衣”的硬气话,“头也不回,扬长决裂”地离开西门庆家。


标签:野史解密 故事:野史解密的野史解密 声明:春梅:《金瓶梅》里有侠气的女子!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热门推荐
  • 野史解密
  • 民间故事
  • 幽默故事
  • 童话故事
  • 历史故事
虚位以待
推荐阅读
岳飞精忠报国遭陷害,敌军奔走相庆,狂饮三日
岳飞精忠报国遭陷害,敌军奔走相庆,狂饮三日
岳飞,字鹏举,老家在河南汤阴,父母都是农民,他出生后不久,父亲就被大水淹死了。岳飞和他的母亲坐在缸中逃了出来,后来,岳飞一边识字一边学
揭秘姜子牙的野史 - 姜子牙为什么要杀光隐士?
揭秘姜子牙的野史 - 姜子牙为什么要杀光隐士?
隐士,是道家哲学术语。指隐修专注研究学问的士人。首先是“士”,即知识分子,否则就无所谓隐士。历代君王对待隐士无非有两种态度。一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唯独缺少亿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唯独缺少亿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这是司马相如写给卓文君的一封信。在古代 ,卓文君是少有的聪明女子 ,她读完信后 ,泪流满面。
卓文君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卓文君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十七岁的时候被父亲出于政治原因许配给了某一位皇孙,让她的人生很快跌入了谷底。婚后半年,丈夫就因病匆匆辞世,于是卓文君过起寡居生
白起之死 原因至今震撼心灵!
白起之死 原因至今震撼心灵!
白起是一个极度自信又极度自负的军事天才,真正永无败绩的战神。正因为追求职业生涯的完美,白起拒绝向秦昭王妥协,导致了最后自刎的悲
电视中古代
电视中古代"诛九族"是诛的哪九族?
一般认为,“九族”指的是“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